做一朵血性绽放的伞花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08 10:37

原标题:做一朵血性绽放的伞花

  一阵狂风袭来,训练场中央的特战队员被鼓起的降落伞拽了个趔趄,狠狠摔在地上,被拖出20多米。可附近的上百名官兵没有一人前去帮忙,竟然还有人鼓起掌来。

  原来,第78集团军某特战旅正在备战即将开始的伞降实跳任务,而那名特战队员不是别人,正是“伞降教头”、三级军士长赵玉伟,他正在为大家演示大风天如何排除“拖拉”的险情。这是赵玉伟担任伞降教员的第20个年头,像这样的“跟头”他摔了不计其数。

  “平时看似简单的动作,在遇到险情时做起来都很困难。越是这样的恶劣天气,越能锻炼特战队员的真本事。”拿着麦克风,赵玉伟的手腕上隐约露出一块泛红的伤口,那是他一遍遍给大家做演示时留下的。

  自从接触跳伞事业,赵玉伟成功处置7起空中特情,几乎每次都与死神擦肩而过。

  有一次伞降训练,赵玉伟面部朝下飞速扑向地面,伞衣迟迟没能打开充气。他遇到的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伞降特情,必须先将主伞飞掉之后打开备份伞,才能化解险情。

  在几乎完全失重的状态下,一般人都会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一时间,所有官兵的目光都汇聚在半空中的赵玉伟身上。

  危急时刻,赵玉伟把勇敢和果断演绎得淋漓尽致,成功脱险的他获得“赵大胆”的绰号。

  “胆子大也要有资本,武艺精才是真本事!”赵玉伟这些年带出一批本领过硬的徒弟,相当一部分已经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伞降教员。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伞降十五勇士”中,有两人是他的徒弟。

  赵玉伟跳过多种机型、伞型,跳伞600多次。作为跳伞员中的“元老”,为什么还冲在前面,让其他教员去教不一样吗?面对记者的疑问,赵玉伟眼神变得十分坚毅,他说:“只要我还没倒下,就不会退居二线。”

  其实赵玉伟曾经倒下过多次,只不过他每次都顽强地站了起来。

  “快叫军医,立刻送赵班长去医院!”2017年8月,当该旅伞降任务收官的最后一朵伞花成功绽放,赵玉伟在战友的搀扶下瘫坐在地上,两手向后撑着地,眉头紧锁说不出话。

  “其实我早知道,赵班长一直带病坚守在一线……”赵玉伟被送进医院,战友龙瑞祥眼泪止不住地流。20年来,赵玉伟组织伞降训练,无数次从高台上跳下,无数次弯腰检查伞具,还要加班加点伏案编写教案,这使得他患上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

  太阳西下,彩霞满天。赵玉伟依然那般朝气蓬勃,丝毫不像是一名带伤的老兵。在官兵心目中,他就是一名打不败的钢铁战士。

  在这个旅,官兵与赵玉伟之间有一个最默契的手势——竖起大拇指。手势相同意义却不同:一个是伞降教员对跳伞员生命的承诺,一个是战士对老班长最崇高的敬意。

  上图:赵玉伟(右)为即将进行实跳的跳伞员检查完伞具后,竖起大拇指为其加油鼓劲。贺善文摄

(责编:李楠桦、曹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