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审核被否率上升的双重警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30 11:51

  IPO审核被否率上升的双重警示

  ——对保荐人与监管层的重要启示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

  自2017年10月17日新一届发审委履职以来,共审核了56家企业的IPO申请,其中,33家获得通过,18家被否,5家暂缓表决,通过率仅为58.9%。更令人关注的是,据证券时报官方微博“券商中国”,昨天(11月29日)上会的三家IPO全部被否,不过,它们全是互联网新业态。

  很显然,经过一年来的IPO扩容,不但IPO堰塞湖的问题得以化解,而且IPO排队时间大幅缩短,从之前的3年缩短为现在的一年半,IPO效率大幅提升。这既是IPO改革的重大成效,也是注册制改革的客观要求。

  不过,从近期IPO上会被否率大幅攀升这一现象来看,至少带给我们两大警示信号:

  (一)保荐人必须回归“保荐”本源,并对IPO信息真实性背书。

  过去,发审委在IPO审核上,主要侧重于“选美”动机,即好中选好、优中选优,并代替投资者对发行人的投资价值进行实质性判断,正是基于对保荐人、会计师及发行人的信任,进而淡化了对IPO信息及财务报表真实性的质疑、判断与审核,因此,过去的IPO审核对发行人信息的真实性缺乏严格审核,导致个别公司信息造假、欺诈上市的后果。

  现在,在IPO审核上,发审委已将审核重心转向了IPO材料合规性及财务报表真实性上,这正是审核效率大幅提升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发审委再也不必代替投资者判断发行人的投资价值大小,也不必花费大量精力再去做“海选”工作,而是更专注于材料的合规性与真实性审核,还原给投资者一个真实干净的IPO信息,这才是正道、王道。

  在新的IPO审核机制下,发审委只要采用“负面清单”式手法,只要发现IPO材料不合逻辑,或是某一个关键的财务指标造假注水,那么,发审委就可以一票否决。这种“反证法”、“倒推法”模式的审核,很容易从鸡蛋中找刺,只要IPO材料有明显错误,就能高效被否。因此,这既是IPO审核效率大幅提升的重要原因,也是IPO上会被否率明显上升的重要原因。

  随着IPO审核重心发生根本转变,被否率也在不断上升,这对不良保荐人、不良发行人是一记重击,这也是一种十分有效的警告、警示和威慑。也就是说,过去由保荐人、会计师事务所与发行人结成“同盟”,并共同包装美容财务报表的行为,再也行不通了,从现在开始,它们将被迫划上句号,与昨天的“保荐模式”告别。保荐人将重新回归“保荐”的本源,直接对投资者负责、对监管层负责,这将会分化保荐人与发行人的“同盟”利益,它要求保荐人必须更专业、更诚信、更敬业,从而提高IPO材料的质量与真实性,确保投资者合法权益。否则,它就会失去客户信任和市场信誉。因此,在新的IPO审核模式下,券商保荐必须转型升级,否则,它将会被市场淘汰。

  (二)IPO标准必须更包容、更多元,适应新经济新时代要求。

  A股市场现行的IPO标准是传统的“工业版”标准,其设计理念主要迎合了工业企业或重资产型企业,它强调企业的资产块头以及过去的利润规模,它无法适应新经济、新技术、新业态,尤其是无法适应互联网概念的“轻资产型”企业,这与新经济时代的创新理念格格不入,因此,我们必须对A股IPO标准作出重大改变,尤其是要优先对创业板、中小板的IPO门槛及标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让创业板与中小板更具有市场包容性。

  否则,类似于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京东这样优秀的民族企业,仍会被现行IPO标准拒之门外,这是A股投资者的巨大损失。众所周知,BAT的巨大市场及消费者都在中国,但它的投资者却全部分布在境外,成为最大受益者。

  据说昨天上会的3家公司全部被否,它们都是互联网概念的新业态公司,分别是重庆广电数字传媒、博拉网络、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虽然我们还不知道被否的具体原因,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三家公司全为互联网背景的“轻资产型”公司,它们的资产块头与过去的利润水平不达标,很可能成为被否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也许还有其他原因,或者包括IPO材料含有水份等。

  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中国需要互联网,中国工业及智能制造也需要互联网,由于A股IPO门槛过高,IPO标准过于注重企业块头及过去的利润水平,这使得创业板和中小板无法真正包容创业创新,更无法包容新经济、新业态,如果不改革,这势必会严重损害A股市场效率,进而障碍我国经济转型升级,这是十分严重的后果,因此,监管层应尽快督促证交所彻底改革IPO标准及规则,这一工作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