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休假两天半离我们有多远?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1-17 10:54

编者按

近日,河北省政府提出的“在有条件地区探索实施周五下午加周末的‘2.5天小长假’措施”一经公布,立刻引发网友热烈讨论,很多网友对于“2.5天小长假”表示欢迎,并急切期待尽快落实。但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注意到,网上也不乏质疑的声音。很多网友表示,2.5天休假模式只是看上去很美,想要落实很难。“现在很多企业连双休都无法保证,怎么可能再多半天?”“‘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实施,其他时间要连轴转了!”……

“2.5天小长假”是否好实现?可能存在哪些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2.5天小长假”,真的能来吗?

1月10日,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河北省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9~2020年)》,其中提出“落实带薪休假制度,鼓励错峰休假和弹性作息,在有条件的地区探索实施周五下午加周末的‘2.5天小长假’政策措施”。

此消息一经公布,立刻引发网友热烈讨论。很多网友对于“2.5天小长假”表示欢迎,并急切期待尽快落实。有媒体评论也认为,2.5天小长假试下也无妨,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

但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发现,质疑的声音也很“响亮”,很多网友表示,2.5天休假模式只是看上去很美,想要落实很难。“现在很多企业连双休都无法保证,怎么可能再多半天?”“‘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实施,其他时间要连轴转了!”“政府部门如果实施了,会影响为公众的服务。”……

据记者了解,此次河北省公布休假方案并非偶然,2015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可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优化调整夏季作息安排,为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结合外出休闲度假创造有利条件”。这是“2.5天小长假”的首次“露面”。

随后,文件起草小组成员、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司长彭德成解读说,这一政策顺应人民群众期待,体现国家对加强和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的高度重视。但他也表示,弹性作息要在遵循国家法律规定每周40小时工作时间的前提下。

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战冬梅对此表示,制定“2.5天小长假”政策的初衷是鼓励人们利用空余时间多去进行旅游等消费,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发展,这是一件好事。

她进一步解释道:“作为拉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的‘消费’,旅游业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2.5天的假期时间对应的是周边短途旅游,能够覆盖的消费人群更广。更多的人出去旅游、消费,会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与就业。同时,可以有效缓解节日高峰出游的扎堆现象。”

但战冬梅也表示,部分行业的突发性事情较多,例如医疗、公共安全等行业,因此,“实施此类政策的难度较大,可能造成不同行业的‘不平等待遇’。”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副院长高玉荣也表示了她的担忧,“虽然这项政策的初衷很好,但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很难说。”高玉荣认为,很多企业,特别是加班严重的IT企业或民间组织等很难落实,即使落实了,只会导致日常的加班现象更加严重。

一些省市已经试行 落地情况并不理想

记者梳理发现,在2015年8月后,一些省市已经相继出台意见,明确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实行新的休假模式。

2015年8月,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旅游局在官网发布通知,称该局率先试行夏季“2.5天小短假”。随后,江西省旅游大市上饶发布了《关于实行夏季周末休两天半短假的通知》,也规定了该市实行夏季周末休两天半短假制度。

2016年起,山西省晋中市、江西省吉安市开始正式实行2.5天休假模式。规定每年从4月1日至10月31日实行周五下午弹性作息制度,原则上每位工作人员一个月可享有两次周五下午调休安排。

……

具体安排上,各地也有差异。“周五下午休假时间计入带薪年休假时间”“要保证每周五下午不少于一半工作人员在岗”“周五下午休假减少的工作时间,可采取以每周增加2小时工作时间,或将平时加班时间、法定节假日值班轮休时间调剂到星期五下午等方式予以解决”等等。

而实施了四年的“2.5天小长假”,各地的落实情况如何?战冬梅对此表示,“实施效果并不理想。”“虽然大家对于‘2.5天小长假’都十分向往,但是现实中,由于日常工作繁忙,部分劳动群体甚至连双休都无法保证。且国民对于自我休息安排的意识也未养成。”

如何让“美好的2.5天”更好地呈现?

高玉荣认为,“要有专家团队对此调研,对各行业各性质的单位进行分情况讨论。”她建议,在企业、事业单位、国家机关等各种类型的单位选出样本进行跟进研究,探索真正的效果。比如,到底对哪部分人效果更好,哪部分人终究休息不了;是否能达到错峰旅游的效果?对于消费的促进作用有多大?老百姓是否买账?“不一定更多的假期就一定会带动更大的消费,也不一定公众都会满意。只有拿出有效数字才会有说服力。也可以给全国其他地方提供一些思路和参考。”“我理解,河北省的这个方案后附的2019~2020年,是准备先试行两年。”高玉荣说。

战冬梅则认为,对于工作时间安排较为固定的行业,此类政策较为容易实施,因此可以鼓励先行执行;对于工作时间弹性较高的行业,则可以鼓励有限的执行此类政策。同时也要倡导国人对于休息、消费的意识。

“最终,我认为此举会逐步在全国推行。但没有通用的休假模式。在控制总量的基础上,让单位与个人协调安排,假期结构性的调整比假期时间总量增加效果会更大。”战冬梅说。(记者 富东燕)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