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达沃斯都说了什么(完整实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3 21:12

新闻配图

凤凰网财经讯 2018年冬季达沃斯于1月23日正式开幕,凤凰网财经、凤凰网伦敦记者站、凤凰卫视三路记者将对此次论坛进行全程报道。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几年前中国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重要问题主要在于很多债务,从宏观角度来看债务负债率,看金融部门的负债率与GDP的比率,看到有债务问题,所以两年前就开始采取行动了。

在发言时方星海表示:我在这里可能是唯一的一个重量级的管制者,所以管理者要永远保持警觉,我们不能骄傲自满,谈到金融风险,我觉得每一个危机似乎总是与某种类型的资产泡沫相联系,这可以是一个回答,所以这是一个信号。我们要到时候看一看有没有资产泡沫,有没有金融方面的泡沫?如果有正在出现的资产泡沫,我们就必须要做一点事情来进行管制。所以如果中国经济出现坏的情况,所有世界经济都会受到影响。

方星海还表示:对于中国来说比特币的交易是很重要的,需要加强管制的事情,因为它现在交易非常频繁。中国本质特点就是,中国一直致力于坚决阻止任何程度的金融崩溃的出现。

以下为方星海谈话的全文实录:

方星海:我在这里可能是唯一的一个重量级的管制者,所以管理者要永远保持警觉,我们不能骄傲自满,谈到金融风险,我觉得每一个危机似乎总是与某种类型的资产泡沫相联系,这可以是一个回答,所以这是一个信号。我们要到时候看一看有没有资产泡沫,有没有金融方面的泡沫?如果有正在出现的资产泡沫,我们就必须要做一点事情来进行管制,这就是我所做的陈述。要回答你问题,虽然看起来中国经济规模如此巨大,所以如果中国经济出现坏的情况,所有世界经济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意识到了,我们是有一些问题的。几年前我们意识到了问题主要在于是因为我们有很多债务,我们有很多债务,从宏观与微观的角度来看,从宏观角度来看债务负债率,我们来看金融部门的负债率与GDP的比率我们看到我们是有债务问题,所以我们两年前就开始采取行动了。

好消息就是这个比例第一次有所改善,在过去几个季度里,而且货币供应量M2与GDP的比例也在逐渐改善,总体宏观负债率是相当高的,人们有担忧是不是在金融部门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在中国的这个情况是如果有什么很糟糕的事情发生,那么就会影响到各种金融机构,我们应该做什么呢?我们应该向美国金融危机中来学习,我们要学会遏制这场危机,无论出现怎样的恐慌?我们要阻止恐慌出现在其他部门,我们必须要确保恐慌不会扩散,我们必须遏制。所以我们在中国逐渐的来做的就是,当然我们不能确保是不是真的如此?但是我们能够使得中央银行,保证他们能够介入,如果我们发现有很恶劣的情况出现资产泡沫的某种机构,我们还让中央银行立即介入来控制和运作,来管制这家机构,来保证泡沫不至于扩散,所以来保证整个体系的运作能够恢复正常,运作良好。所以如果由于整个泡沫如此大,即使我们一点点向前运作,我们还是遇到很多麻烦的话,出现系统性风险的话这是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需要更早的采取行动,在整个体系内发挥效果,这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在这个方向正在逐渐取得进步。

主持人:从去年特朗普当选到现在一年来,中国究竟解读了什么样的信息?传递了什么消息?关于目前整个世界的运作,不是简简单单的信息,而是从你们所在本土的上海一直来看,一天一天的会发生什么变化?

方星海:我觉得中国明显来说需要有一个全球性的体系,不仅仅是为了经济,中国同时也意识到随着经济增长,规模越来越大,中国需要更多的开放,要向国际竞争开放。这就是习主席去年在这里所说的是,中国将在做一些事情。特别在金融服务业的部门,在特朗普总统去年11月访问我们的时候,我们也会说到金融服务部门会有限的开放。我们会不断的出台一些新的政策,所以我们会继续说全球化,全球贸易与投资体系对中国是有利的,所以中国会增强。

主持人:那么,特朗普上台以后,特朗普这个政府不再信任你们,马克龙访问你们的时候也谈到了,最近你们领导人访问很多地方,究竟中国需要美国做什么?究竟中国需要美国什么?

方星海:我们需要正常和理性化的美国,理性的美国。

嘉宾:去年习近平到这儿来做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讲,谈到了全球化,他在“全球经济论坛”谈了这些令人印象深刻,他做了一个演讲。他说到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职位,他说到中国的国家主席,美国总统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职位,所以我们需要在特朗普上台以来第一年里,我们需要沟通。我觉得也许需要有更多的沟通和理解。

主持人:现在你是来自于更有意思的一个地方——中国,如果看韩国,也许在1990年的韩国情形能够告诉我们一些中国的情况,你是中国重要的一个管制者,在中国是由中央银行来应对各种印币和货币发行,你知道中央银行是管这些的。

方星海:对于我来我很重要的一个事就是,每一项的真实的机构产业真实价值对于经济真实意义,我们仍然需要去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总量很大,我们现在频繁的交易,对于中国来说比特币的交易是很重要的,需要加强管制的事情,因为它现在交易非常频繁。你刚才谈到怎么样来看待金融危机?我想说的是,我们看到这么多情况的出现如果中国出现某种程度金融的崩溃,不管是货币的崩溃,如果有这样预测这是错的。中国本质特点就是,中国一直致力于坚决阻止任何程度的金融崩溃的出现。当然随着政府不断采取措施,总之会有成本,每一项措施都有成本,不可能出现没有成本的措施。所以,比如说由于采取措施会导致经济增长变慢,比如说采取措施会导致某些部门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出现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不平均等等。就像您刚才说的,几天前您说的,你觉得某些措施离各种金融制度距离更近,需要阻止某种情况发生。这儿我有一个图表。

主持人:你这个图很有意思。方星海:要说美国情形我们需要看图,要看美国的金融管制,这是美国股票市场变化以及中国的认知,很多时候你要不断的有极具的变化,特别是涉及到价格。你们可以看到与99年12月与更早时候相比。

嘉宾(外国):中国如果出现金融崩溃绝对是不好的事情,我觉得中国政府可以采取迅速措施比美国政府采取措施速度快得多,这是我并不但有的事情,我所担忧的就是,我们看到的现象是各种引力的增长,我想说的是彼此之间的相互的吸引力在逐渐增长,我觉得在我这个年龄的人应该更多的担忧引力,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事。

方星海:接下来24个月来说,对于美国市场利率是一回事。我们看到你们总统在推特上很骄傲的说股票时候达到很高的价格水准,我觉得你们管制者要采取措施,你们管制者似乎并没有很快采取戳是,来应对新的情况。

主持人:我们讨论小组整个讨论的就是我们觉得应该看到的是,从过去他们的话语,美国目前在变化,俄罗斯是整个不同的轨迹。你究竟希望从俄罗斯的消息,巴西、印度、俄罗斯你究竟希望从中听到这些国家什么消息?方星海:我觉得他(特朗普)很有可能跑到这里来把人们吓坏,他是一个政治家,他要能够玩政治,他政府新的议程,我们并没有看到他真的有非常宁愿与国际社会相关的新的经济议程。所以我觉得人们并不是要让世界出现极具的动荡,要让人们遭受极具的动荡。中国目前这个时候,我们不认为中国完全是不一样的,我们也有很多的债务,所以我们有很多与世界相似的地方。目前在中国也有很多的谈论,现在在中国目前也在谈论究竟会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恶劣的情况?所以也有人在担心出现债务膨胀爆炸。我想说的是问题的解决办法,在中国是与其他国家的解决办法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我们究竟怎样来清理市场?究竟你在中国如何清理整顿这些市场?

方星海:这是一系列的组合拳,包括政府介入,包括相关措施的采取。

主持人:你们的现在这届政府与过去是不一样吗?

方星海:总的来说本届政府比过去政府更加强有力来应对和解决这些问题。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