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宗胜:去年挤水分最多 未来几年可实现高质量增长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9 21:28

凤凰网财经讯 由凤凰财经研究院与南开大学金融学院联合举办的“2017 年度中国经济形势季度座谈会(第四季度) ”于2018年1月27日在北京举办。本次季度座谈会邀请到众多知名专家与业界人士,重点探讨四季度宏观经济形势、金融业如何去杠杆及防风险、房地产行业如何建立长效机制等问题。

南开大学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教授、原天津市政府副秘书长陈宗胜

南开大学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教授、原天津市政府副秘书长陈宗胜对近期天津自曝经济数据缩水的情况做出了说明。

天津GDP的水份是从哪里挤出来的?陈宗胜表示,主要是天津滨海新区。过去有一个政策,总部注册在天津的公司,其分公司不论在哪里,只要是总部注册在天津新区就给补贴,给优惠,所以很多公司都去了,去了就享受政策,但是这些公司的经营并没有真正搬过来。但是这部分公司的产值过去是计算在滨海新区的GDP里。如今提出把“注册”改为“在地”,就得除去这部分,滨海新区的GDP就降了3000多亿,下降的幅度很大。目前天津上下都在讨论,敢于挤水份而不要顾及面子。这个水份总的来说不是凭空造假,还是有这个产值的,只是算给谁的问题。陈宗胜认为,2017年是挤水分最多的一年,这可能使得明年或未来几年增长更容易些。再加上消费对增长的贡献达到近60%,出口增长和投资增长都还不错,因而18年国内经济形势可能至少同17一样,或者会更加乐观些。

更进一步,陈宗胜提出,在目前的情况下,研究中国经济形势不能光看速度指标,要有更综合的质量指标。因为在速度比较稳定的情况下,反映形势的指标就不能只看速度;大致不变的速度无法反映形势的变化。因此就要考察经济中的其它指标的变化,这就是质量指标。如果速度不变而质量指标更好了,那么经济形势就是更好了。当然各种经济水平和发展阶段不同,从而反映经济质量变化的指标肯定是不一样的,即是指标相同量的标准也不会一样。我认为反映经济质量的指标在我们经济中应当包括如下一些:一是产业结构的变化,比如可以考察高新技术产业所占的比重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二是污染程度,即使速度不变但是污染程度下降也是形势的好转现象。天津现在经济增速下降就包括有整治了2万多家企业的污染的影响,其中关停的企业就有9000多家,这肯定要抑制速度;但速度下降同时蓝天天数增加也是好事。当然关停企业是否都是严重污染企业,以及与就业的关系也需要再斟酌。三是收入差距,我国近若干年总体来讲各种收入差距都是下降的趋势;四是贫困人口数量的减少。这些指标反映的都是经济内在的变化,也就是质量的问题,目前看都是在改进的,向好的。

以下是陈宗胜讲话全文:

天津这两天正在开两会,委员们讨论得很热烈,宣传部门鉴于天津速度下滑较大,也注重通过媒体进行适当的解释。天津从原来九点几,十点几,今年下降为3.6,这是国家统计局最终认可的。各位应该已经看到报道了。我最近了解了一下,主要挤压的还是滨海新区的GDP水份。是这样的:过去有一个政策,一个总公司的分公司不论在哪里经营,只要其总部是注册在这里(滨海新区)就给补贴,给优惠,所以吸引了很多总部公司去了,去了就享受政策,但是这些总部公司真正的经营并没有搬过去。所以,现在就叫做把“注册”改“在地”,即只有生产所在地在新区的企业的产值才计算在内,这样一个改变,使滨海新区压降了3000多亿,好像是这么多。滨海新区原来是全国第一个上万亿的开发区,一万零五十多亿吧,现在降到6000多,下降的幅度很大。这三千多亿主要是天津市内部,即滨海新区与周边各区县之间的取舍与计算。部分也涉及天津以外的,但是好象不大。这样一来,在国家统计局那里对天津全市的GDP,以及全国的GDP是不受影响。

这样一来天津上下都在讨论,敢于挤水份不要面子,要扎扎实实的GDP。我个人认为如果过去有水份的话,这个水份总的来说不是凭空造假,只是分配算给谁的问题,是这样的。这个情况给大家交代一下。

所以这样一来,对明年全国总的GDP增长来说,由于辽宁、内蒙也挤了水份,我的看法是从速度本身来看,可能应该是乐观的,不会有什么大的波动,甚至还可能略高点,17年6.9,18年至少是这个水平或更高些。因为,不仅是从技术调整上看,从几大需求看,消费需求现在公布出来了,消费需求对增长的贡献58.8%,这不低的,相对于投资的贡献率而言消费的贡献率相对上升了;另外外贸的出口增长率开始上升,刚才大家说到了今年的国外总形势,特朗普在贸易保护方面正在举起大棒,洗衣机、光伏电池已经开始对付中国了,有没有可能在其他方面进一步加强对华的贸易保护政策,看来还是有可能的。但是我的看法,总体上看,全球的经济形势是趋稳的,趋升的,有的机构预测3.7,去年有预测3.0,这是大幅度的上升,世界经济的增长,中国在其中的贡献很大,总体上看,美日法德这些国家的增长都是上升的,这个上升对中国外贸出口肯定是利好的。再加上今年国内挤水份,从以往的这几年看,2017年是挤水份最多的一年,挤了水份,水份没有了,2018年就更好超了,速度就更容易上来。天津今年3.6,明年预计是5%,5%历来是必须完成的指标,通常都是百分之六点几是没有问题的。我的看法从速度的角度看,全国的速度应当至少是今年的速度6.9,甚至可能还高一点,因为我认为国内的形势是持续看好的,国际的形势也是持续看好的。当然了,国际形势去年特点是两点论:是经济形势看好,社会形势动荡不安。基于社会政治和经济的互相影响,2018年的形势,我认为还是看不十分清楚,但是总体上看大趋势还是上升的,对中国整个的增长速度,我认为影响不大,应当影响是看好的。这是我对速度的基本看法。

可是另一方面更深入的看看,我们研究经济形势不能光看速度,速度本身这几年都是6.9%左右的时候,似乎形势就没有变化了,这就逼着我们往更综合的指标方面考虑,往更多的指标上考虑。我觉得除了刚才谈的就业之外,就业的确是在所有的发达国家里面,就业可能是GDP之外的另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在咱们国家我认为也是。但是,我觉得在我国的目前国情下仅仅看就业,也是不足够的。我觉得还是应当综合的看,看什么?

一个是看经济结构,经济结构还是能够反映质量的,现在中央提出了高质量增长,的确提醒我们应该研究一下,也就是传统产业之外的高新技术产业比重究竟是上升还是不变,还是下降。高新技术产业的比重变化很重要,我们说结构转换就是指高新技术,大数据,互联网,智能机器人,生物医药等在经济中占的比重的变化。这些个方面的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是不可能一日千里的,一定是缓慢的发展,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产业结构整个就转过来了,所谓的产业结构转换就是这种产业的增加,而传统的产业比重缩小了。我觉得从这个产业结构的情况看,咱们国家这一两年是在稳定的向好,在逐步的增加,这个比重应当是算一算的,统计部门应当精确地算一算的,总趋势是稳定地增加了。

二是看污染程度的变化。污染程度都是大家看的见的。天津讨论经济增速下降这个问题是发现,原因之一是为了消除污染而作出的牺牲,天津在去年整治和关闭的企业2.3万多家,天津一个市呀,仅关闭企业就9000多家,当然有大有小,我们算了算,光关闭的这些企业,影响GDP就是五六个亿,你说能不影响吗?这就是用速度换来的结构上的改进,换来的污染降低,这个污染降低是不是可以作为一个质量指标。看来这是符合我国的国情的指标。

三是看收入差距变动。我是研究收入分配的,有人说收入差距下降的很慢,我觉得下降慢也是在下降的。而且我们全面地看,不论是城乡差距,还是城市内部的差距,还是农村内部的差距,还是地区差距,也包括了行业差距,以及总体差别等都在下降。以上这些我们都是测算过的。当然下降的时间点,拐点不一样,城乡差距下降最早,2008年以前,总体收入差距基数是2008、2009年下降,最晚的是农村差别是在2010年,地区差距是2010年前后。不过,2016年总收入差距有点上翘,略升,但总体上2016年的上翘,扩大,也没有超过最高点,就是比2015年稍稍高了一点,其他的都没有变化,都是下降的趋势。当然了下降的幅度比较小,从另一个角度看了是比较持续的。我觉得说反映经济生产的质量,经济发展的质量怎么样,老百姓的收入差距程度,各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应当作为很重要的指标。

四是贫困人口的变动。还有一个指标就是贫困人口的减少,这是很重要的。贫困人口的减少,这与收入差距下降是相关联的。但是我们可以单把贫困人口的数量拎出来,因为是比较好统计的,比如考察农村的贫困人口,这个贫困人口的减少。当然,在我国目前的标准比较低,在两不愁三保障的基础上,每年农村人均2900多元,即一年2900多就叫脱贫了,这个标准很低,相当城市里不到一个月的工资,但是在农村里就脱贫了。虽然标准低,但是在全国每年减少1000万人口也是相当不容易的,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我到天津对口支援的新疆和田地区、天津对口支援的河北承德地区,专门考察了这些地区的贫困人口情况及脱贫情况。可能大家都不会想到,象北京附近的承德地区十五六个区县怎么竟然有六个国家级的贫困县,这个真是超乎想象的,隔北京就是一百多公里,国家级贫困县是什么意思,30%多的人口是人均年收入低于2900块钱的。这个情况得加快改善,那么从追求质量的角度,如果说贫困人口的数量绝对减少,也应当是一个较好的反映指标。

最后,当然大家刚才议论过的就业的变动是重要指标。时间有限不再重复。

过去分析形势还用过运输量,用电的销耗量等,我认为都是很直观的数据。但经济情况是变化的。在我国目前的国情的情况下,如果是希望用一个数来反映经济质量的变化的话,肯定应当是综合的,肯定是几个指标的综合,这就需要研究哪一个的权重多大,具体以什么为主等等,需要认真的研究。

我们经济形势座谈会如果最后能够拿出一个质量指数,反映经济形势的综合质量指标,我认为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因为在同样速度的情况下,即如果在速度不变的情况下,难道形势没有变化吗?肯定是有的,有的话用什么反映,应该是多指标的,应当是反映经济内在的变化,就是质量的变化,现在看起来从以上这几个方面看,从我刚才罗列的几个方面看都是向好的,都是在改进的。就是说,经济速度大致不变的情况下,内在质量是在改进的,这样的形势是可以有所乐观的。我就简单说这些。

会后,凤凰财经研究院和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将联合发布《中国经济季度形势报告》。敬请持续关注凤凰财经相关报道。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